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118kj开奖现场 > 伦敦金银定盘价升级换代

伦敦金银定盘价升级换代

时间:2019-11-05 06:22 来源:未知   点击:

  参与定价的银行对市场仍有较大影响,未来定盘价无论是基于期货市场,还是现货市场,都很难因此出现大幅波动。目前黄金市场集结着大量的套利资金,一旦市场出现不理性波动,套利资金的纠错功能也会显现

  自1919年起,伦敦黄金市场的黄金价格就由汇丰银行、德意志银行、巴克莱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五家银行进行定价。其中定盘价由上述五家银行之间通过电话沟通进行,价格则由每日两次的竞价得出。

  “定盘价制度颇具古风,目前全球金银市场已经实现24小时连续电子交易,而除了金银之外,铜、锌、锡、镍、铝等基本金属都已经全部通过电子平台实现了较为透明的定价和交易机制,而伦敦金银沿用电话沟通制定定盘价显然已经大幅落后于时代。”兴业银行资深黄金分析师蒋舒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贵金属需求和贸易变化百年来已经天翻地覆,定盘价制度不透明性和存在操纵性广受市场诟病。为改变局面,伦敦黄金定盘价不得不做出改变,改革声明稿称,对当前黄金定盘价的改革,将包括新的参与方行为准则,和指派一位独立主席。

  7月11日,白银定价机制改革已经基本尘埃落定,新一代白银定价机制由拍卖决定,是可审计的电子化定价,能接纳更多的直接参与者。

  近日,伦敦黄金定价公司(LondonGoldMarketFixing)称,正在寻求第三方负责管理黄金定盘程序,或许意味着朝黄金电子平台改革迈出一步。该公司表示,在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BMA)的支持下,已启动征求意见程序,为黄金指标指定一个新的管理者。

  该制度的改革影响非常大,伦敦金、银定盘价一直以来为市场的交易者买入或卖出黄金白银提供标准,被广泛地应用于生产商、消费者和央行作为中间价,至今很多场外大宗交易、黄金ETF基金、期权产品等依然用定盘价作为重要的定价参考。

  光大期货分析师孙永刚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定盘价制度最大的缺陷在于存在一定的不透明性,这个缺陷让定价存在更多被操纵的可能,一般来讲,市场最为认可的就是交易出现的价格,这个价格是由市场的全体的投资者通过认可且固定的交易制度一起交易所得,所以被认为受到操纵的可能性最小,也最为市场认可、接受。”

  伦敦每日的黄金定盘价影响着价值20万亿美元黄金市场的交易,虽然还没有证据表明,黄金交易商试图操纵伦敦定盘价,或者联合控制价格,但学界和业界普遍认为,想要操纵定盘价并不困难。

  伦敦黄金定盘价由汇丰银行、德意志银行、巴克莱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五家银行进行定价,在定盘价会议的开始,会议的指定主席会给出一个接近于现货价格的数字(美元/盎司),每年的指定主席在五家银行中轮替。接下来这些银行会根据他们客户的订单和他们自身的账户需求,公布他们希望以这个价格购买或出售的金条数。

  如果买家多于卖家,初始价将提高,然后这个过程再重新开始,交易员将供需情况的转换告诉客户,而当价格改变时,交易员便根据客户新的指令下单,会议会持续到银行彼此买卖的黄金数量差不多到620公斤。这一流程每天进行两次,分别在伦敦时间早上10∶30和下午3∶00进行,货币设定为美元、英镑和欧元,类似机制也用于白银、铂金和钯金定价。

  显然,上述流程有很多漏洞,如参与定价决策过程的交易员知道比其他人更多的消息,伦敦电话会议的参与者能够判断黄金价格在大约一分钟的时间里将会上涨还是下跌,因为在第一轮商议结束后他们就可以知道是否会有大量净买家或卖家进场。这能让交易员或其他得到消息的人在定盘价公开前的几分钟准确地下单。

  对衍生品交易员而言,由此带来的好处更为明显。如果一位交易员知道定盘价会走高的情况下,在伦敦时间下午3∶00买入500张黄金期货合约,只要价格上涨了4美元,他就能为公司赚20万美元。

  西澳大利亚大学的财务与金融学教授Caminschi和RichardHeaney跟踪分析了两大黄金衍生品种——纽交所期金和SPDR黄金ETF,时间跨度为2007年到2012年。他们发现:在3∶01,定盘价会议开始之后,交易量会飙升,比定盘前20分钟的平均交易量高出47.8%,接下来的6分钟的交易量会持续高出20%。与此相对比,在定盘价公开后的一分钟,交易量比平均交易量高出8.7%。SPDR黄金ETF的情况与此类似。研究同样评估了在预测最终定盘价过程中黄金衍生品动向与之匹配的准确度。在2∶59-3∶00期间,衍生品的走势与定盘价走势的匹配度为50%。

  但从3∶01开始,其成功率跳升到69.9%,5分钟之内攀升到80%。在每盎司的黄金价格波动超过3美元的日子里,黄金期货成功预测了定盘价结果的概率超过9/10。这意味着预测定盘价方向方面这些交易不仅相当准确,而且在价格波动越大的情况下投入的资金越多,其准确率越高。

  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教授RosaAbrantes-Metz多次表示了对定盘价制度的担忧,她认为,该制度由少数几家公司掌控,在设定过程中能够获得金融利益,而且实际上没有任何监管,黄金定盘价应该被更能反映整个贵金属交易市场整体情况的基准价格所替代。

  “确实,黄金定盘价具有被操纵的可能性。”蒋舒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直接促成改革的契机是德意志银行的退出和监管的加强。”

  2014年4月29日,德意志银行宣布在5月13日最后一次参与市场金银定价后将不再参与LBMA的黄金和白银定盘价操作。

  2013年12月,德意志银行曾对外表示,在未来逐步退出能源、农业、干货以及基本技术的交易业务,并将其金融衍生品和贵金属方面的业务转移到固定收益和货币部门。该行称这项决定不会对收益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德意志银行投行交易部门主管ColinFan称,“重新调整大宗商品部门的决定是为了能够更好的配置资本以及资产负债资源。同时,此举也是对监管机制转变的回应,并减少我们业务的复杂性。”

  德意志银行是银行业中在商品业务领域里规模最大的参与者之一,也是最具金融资产定价权威的机构之一。

  不幸的是,德意志银行被牵扯进2012年伦敦银行间拆放款利率(Libor)操纵案,本该反映市场资金需求和借贷成本的基准拆借利率,由于大银行间的价格操纵行为而被扭曲。德意志银行被控操纵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和欧元区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EURIBOR),并被监管机构重罚。

  2013年12月4日,欧盟委员会4日决定对参与操纵金融市场拆借利率的8家国际金融机构处以总计17.1亿欧元(约合23亿美元)的罚金,其中德意志银行被罚7.25亿欧元(约合9.8亿美元),居各银行之首。

  在欧盟决议之后,德意志银行还将等待美国、亚洲等地监管当局对相关利率操纵行为的调查结果或处罚决议,此外,德意志银行还正面临外汇交易、信用违约互换交易等领域的相关调查或诉讼。

  在伦敦银行间拆放款利率(Libor)操纵案后,黄金和白银定盘价与其他大宗商品指标价格一样,受到欧洲和美国监管当局日益密切的关注。

  近日,德国金融监管机构——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命令德意志银行采取更多措施,以确保该行交易员无法操纵大宗商品价格。此前,该监管机构展开的一项调查发现,围绕大宗商品价格报告的控制机制存在缺陷。

  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也就可能的伦敦黄金定盘价内幕交易案展开初步调查。但该机构表示,还没有显著迹象表明黄金定盘价存在勾结行为。

  不论如何,监管环境已经改变,德意志银行退出,黄金以及白银定盘价价格改革也多源于此。

  之前白银定盘价一直由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决定,随着德意志银行退出黄金与白银定价盘操作,使得白银定盘价参与方变得残缺。按照规定,白银定盘价的商议和确定过程不能少于三位定价成员,但由于一直未有合适机构接替德意志银行,因此伦敦白银定盘价将于8月14日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BMA)7月11日宣布,全球最大股指期货交易公司CME将提供价格平台和日常处理交易的算法,信息服务供应商汤森路透将负责白银定盘价的行政管理工作,两家机构将于8月初开始测试新流程。

  除了CME和汤森路透之外,其他6家参与争夺白银定价权的机构分别为:普氏能源(Platts)、大宗商品公司Autilla、洲际交易所集团(ICE)、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彭博、ETF证券,并提交了方案。

  如ICE建议建立一种以拍卖为基础的、可审计的、透明的电子白银定盘价制度;LME建议使用自身已经被证明可扩展并且安全的结构提供白银定盘价制度;Autilla建议出价即交易,提供清楚成交价格等。

  最终综合行业调查、向咨询公司GCubedMetals进行外部咨询以及众多市场会议讨论,LBMA宣布芝加哥交易所集团(CME)和汤森路透(ThomsonReuters)将实施新的白银定价机制,取代具有悠久历史的伦敦白银定价基准。

  新定价流程出台后,消息人士指出,定盘价还有些方面仍待改革,以合乎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2013年7月为金融指标价制定的19大准则。

  世界黄金协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黄金定盘价一直以来都能良好地为行业、投资者与消费者服务。然而,就像所有的基准一样,它需要不断升级以满足现时的监管标准与现代社会的需求。”

  7月7日,世界黄金协会召集诸多中央银行黄金冶炼商、黄金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公司、交易所与行业机构等代表举行圆桌会议,就如何对伦敦黄金定盘价进行改革展开讨论。“在会议上,参会者都认同黄金定盘价的透明度与监管是变革的主要领域。”上述负责人说。

  孙永刚指出:“黄金定盘价与白银定盘价改革的方向是一致的,都是向更加透明化、市场化的方向前进,具体的方案可能存在一定的差异。”

  世界黄金协会负责人进一步指出:“白银和黄金市场有着不同的特性,因此,为白银定盘价制定的解决方案或许能被复制到黄金,或许不能。必须意识到,白银市场不得不寻找一个替代方案,因为旧的定价机制将在8月15日终止。而对黄金并没有这样的截止期限,虽然也应当争取尽快改革黄金定盘价。”

  市场终究会作出最后的决策,世界黄金协会负责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新的黄金定盘价应该基于五大主旨精神:应当基于已执行的市场交易,而非报价提交;是一个可以成交的价格,不仅是参考价格;输入数据高度透明且被公布,并接受审计;以具有足够深度和流动性的市场作为计算基础,这个市场有大量的黄金交易;代表一个可交付的现货价格,因为许多用户都想要实现黄金实体交付。”

  2013年,随着金价下跌逾1/4,中国对实体黄金的需求暴增32%。中国也首次超越印度,成为全球最大的实体黄金消费国。

  在市场人士看来,最有机会的是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这两家银行都是伦敦金银市场协会的正式成员。

  2014年1月29日,工商银行签署了一份股份购买协议,通过该协议向标准银行伦敦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标银伦敦)收购标准银行已发行股份的60%。标银伦敦是标银集团在英国设立的一家中间持股公司,是目标银行的直接持股股东。工行在公告中明确表示,希望借助标准银行开拓具有较强收入增长潜力的新业务机会,满足工行和标银集团客户及中国客户对全球商品、外汇、利率、信用、股权交易和风险对冲的服务需求,成为工行全球战略需要的金融市场业务平台。

  上海一位大型商业银行业人士指出:“中国的商业银行的主营业务依然是传统的存贷款业务,贵金属乃至大宗商品等服务占整体业务比例较小,没有相关业务支撑,参与的动力就不会很高。”

  此外,并不是参与定盘价制度制定就能夺得话语权,当然中国金融机构参与进去,将会让全球市场更关注中国黄金需求和经济信息。

  蒋舒指出:“定盘价只是两个时点的价格,在定盘价时点外,伦敦金银市场也是有价格的,这个价格体系也已经有了电子化基础。真正的话语权要看中国市场上的经济数据、信息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全球黄金价格波动。”

  伦敦金银定盘价改革的同时,中国自己的黄金国际板也在筹备中,上海黄金交易所近日表示,上海自贸区黄金国际板的相关规则、交易办法已基本成熟,黄金国际板将于今年下半年正式启动。

  孙永刚指出:“由于黄金的特性,它足够的贵,贵到很多交易的成本都可以忽略,因此从本质上来讲,这种资产价格拥有全球一价的特性。市场更加认可哪个价格,接受哪个价格就至关重要。通常投资主体参与最多的市场,投资者结构最丰富的市场所形成的价格就是市场最认可的价格。因此在一个交易市场中,制度设置是否足够的合理,交易的成本是否足够的低,交易市场与现货贸易是否结合紧密,都将成为争夺定价权的关键。”

  参与定价的银行对市场仍有较大影响,未来定盘价无论是基于期货市场,还是现货市场,都很难因此出现大幅波动。目前黄金市场集结着大量的套利资金,一旦市场出现不理性波动,套利资金的纠错功能也会显现

  自1919年起,伦敦黄金市场的黄金价格就由汇丰银行、德意志银行、巴克莱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五家银行进行定价。其中定盘价由上述五家银行之间通过电话沟通进行,价格则由每日两次的竞价得出。

  “定盘价制度颇具古风,目前全球金银市场已经实现24小时连续电子交易,中国C919飞机10101架机即将开始测试系统联试,而除了金银之外,铜、锌、锡、镍、铝等基本金属都已经全部通过电子平台实现了较为透明的定价和交易机制,而伦敦金银沿用电话沟通制定定盘价显然已经大幅落后于时代。”兴业银行资深黄金分析师蒋舒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贵金属需求和贸易变化百年来已经天翻地覆,定盘价制度不透明性和存在操纵性广受市场诟病。为改变局面,伦敦黄金定盘价不得不做出改变,改革声明稿称,对当前黄金定盘价的改革,将包括新的参与方行为准则,和指派一位独立主席。

  7月11日,白银定价机制改革已经基本尘埃落定,新一代白银定价机制由拍卖决定,是可审计的电子化定价,能接纳更多的直接参与者。

  近日,伦敦黄金定价公司(LondonGoldMarketFixing)称,正在寻求第三方负责管理黄金定盘程序,或许意味着朝黄金电子平台改革迈出一步。该公司表示,在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BMA)的支持下,已启动征求意见程序,为黄金指标指定一个新的管理者。

  该制度的改革影响非常大,伦敦金、银定盘价一直以来为市场的交易者买入或卖出黄金白银提供标准,被广泛地应用于生产商、消费者和央行作为中间价,至今很多场外大宗交易、黄金ETF基金、期权产品等依然用定盘价作为重要的定价参考。

  光大期货分析师孙永刚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定盘价制度最大的缺陷在于存在一定的不透明性,这个缺陷让定价存在更多被操纵的可能,一般来讲,市场最为认可的就是交易出现的价格,这个价格是由市场的全体的投资者通过认可且固定的交易制度一起交易所得,所以被认为受到操纵的可能性最小,也最为市场认可、接受。”

  伦敦每日的黄金定盘价影响着价值20万亿美元黄金市场的交易,虽然还没有证据表明,黄金交易商试图操纵伦敦定盘价,或者联合控制价格,但学界和业界普遍认为,想要操纵定盘价并不困难。

  伦敦黄金定盘价由汇丰银行、德意志银行、巴克莱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五家银行进行定价,在定盘价会议的开始,会议的指定主席会给出一个接近于现货价格的数字(美元/盎司),每年的指定主席在五家银行中轮替。接下来这些银行会根据他们客户的订单和他们自身的账户需求,公布他们希望以这个价格购买或出售的金条数。

  如果买家多于卖家,初始价将提高,然后这个过程再重新开始,交易员将供需情况的转换告诉客户,而当价格改变时,交易员便根据客户新的指令下单,会议会持续到银行彼此买卖的黄金数量差不多到620公斤。这一流程每天进行两次,分别在伦敦时间早上10∶30和下午3∶00进行,货币设定为美元、英镑和欧元,类似机制也用于白银、铂金和钯金定价。

  显然,上述流程有很多漏洞,如参与定价决策过程的交易员知道比其他人更多的消息,伦敦电话会议的参与者能够判断黄金价格在大约一分钟的时间里将会上涨还是下跌,因为在第一轮商议结束后他们就可以知道是否会有大量净买家或卖家进场。这能让交易员或其他得到消息的人在定盘价公开前的几分钟准确地下单。

  对衍生品交易员而言,由此带来的好处更为明显。如果一位交易员知道定盘价会走高的情况下,在伦敦时间下午3∶00买入500张黄金期货合约,只要价格上涨了4美元,他就能为公司赚20万美元。

  西澳大利亚大学的财务与金融学教授Caminschi和RichardHeaney跟踪分析了两大黄金衍生品种——纽交所期金和SPDR黄金ETF,时间跨度为2007年到2012年。他们发现:在3∶01,定盘价会议开始之后,交易量会飙升,比定盘前20分钟的平均交易量高出47.8%,接下来的6分钟的交易量会持续高出20%。与此相对比,在定盘价公开后的一分钟,交易量比平均交易量高出8.7%。SPDR黄金ETF的情况与此类似。研究同样评估了在预测最终定盘价过程中黄金衍生品动向与之匹配的准确度。在2∶59-3∶00期间,衍生品的走势与定盘价走势的匹配度为50%。

  但从3∶01开始,其成功率跳升到69.9%,5分钟之内攀升到80%。在每盎司的黄金价格波动超过3美元的日子里,黄金期货成功预测了定盘价结果的概率超过9/10。这意味着预测定盘价方向方面这些交易不仅相当准确,而且在价格波动越大的情况下投入的资金越多,其准确率越高。

  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教授RosaAbrantes-Metz多次表示了对定盘价制度的担忧,她认为,该制度由少数几家公司掌控,在设定过程中能够获得金融利益,而且实际上没有任何监管,黄金定盘价应该被更能反映整个贵金属交易市场整体情况的基准价格所替代。

  “确实,黄金定盘价具有被操纵的可能性。”蒋舒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直接促成改革的契机是德意志银行的退出和监管的加强。”

  2014年4月29日,德意志银行宣布在5月13日最后一次参与市场金银定价后将不再参与LBMA的黄金和白银定盘价操作。

  2013年12月,德意志银行曾对外表示,在未来逐步退出能源、农业、干货以及基本技术的交易业务,并将其金融衍生品和贵金属方面的业务转移到固定收益和货币部门。该行称这项决定不会对收益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德意志银行投行交易部门主管ColinFan称,“重新调整大宗商品部门的决定是为了能够更好的配置资本以及资产负债资源。同时,此举也是对监管机制转变的回应,并减少我们业务的复杂性。”

  德意志银行是银行业中在商品业务领域里规模最大的参与者之一,也是最具金融资产定价权威的机构之一。

  不幸的是,德意志银行被牵扯进2012年伦敦银行间拆放款利率(Libor)操纵案,本该反映市场资金需求和借贷成本的基准拆借利率,由于大银行间的价格操纵行为而被扭曲。德意志银行被控操纵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和欧元区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EURIBOR),并被监管机构重罚。

  2013年12月4日,欧盟委员会4日决定对参与操纵金融市场拆借利率的8家国际金融机构处以总计17.1亿欧元(约合23亿美元)的罚金,其中德意志银行被罚7.25亿欧元(约合9.8亿美元),居各银行之首。

  在欧盟决议之后,德意志银行还将等待美国、亚洲等地监管当局对相关利率操纵行为的调查结果或处罚决议,此外,德意志银行还正面临外汇交易、信用违约互换交易等领域的相关调查或诉讼。

  在伦敦银行间拆放款利率(Libor)操纵案后,黄金和白银定盘价与其他大宗商品指标价格一样,受到欧洲和美国监管当局日益密切的关注。

  近日,德国金融监管机构——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命令德意志银行采取更多措施,以确保该行交易员无法操纵大宗商品价格。此前,该监管机构展开的一项调查发现,围绕大宗商品价格报告的控制机制存在缺陷。

  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也就可能的伦敦黄金定盘价内幕交易案展开初步调查。但该机构表示,还没有显著迹象表明黄金定盘价存在勾结行为。

  不论如何,监管环境已经改变,德意志银行退出,黄金以及白银定盘价价格改革也多源于此。

  之前白银定盘价一直由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决定,随着德意志银行退出黄金与白银定价盘操作,使得白银定盘价参与方变得残缺。按照规定,白银定盘价的商议和确定过程不能少于三位定价成员,但由于一直未有合适机构接替德意志银行,因此伦敦白银定盘价将于8月14日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BMA)7月11日宣布,全球最大股指期货交易公司CME将提供价格平台和日常处理交易的算法,信息服务供应商汤森路透将负责白银定盘价的行政管理工作,两家机构将于8月初开始测试新流程。

  除了CME和汤森路透之外,其他6家参与争夺白银定价权的机构分别为:普氏能源(Platts)、大宗商品公司Autilla、洲际交易所集团(ICE)、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彭博、ETF证券,并提交了方案。

  如ICE建议建立一种以拍卖为基础的、可审计的、透明的电子白银定盘价制度;LME建议使用自身已经被证明可扩展并且安全的结构提供白银定盘价制度;Autilla建议出价即交易,提供清楚成交价格等。

  最终综合行业调查、向咨询公司GCubedMetals进行外部咨询以及众多市场会议讨论,LBMA宣布芝加哥交易所集团(CME)和汤森路透(ThomsonReuters)将实施新的白银定价机制,取代具有悠久历史的伦敦白银定价基准。

  新定价流程出台后,消息人士指出,定盘价还有些方面仍待改革,以合乎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2013年7月为金融指标价制定的19大准则。

  世界黄金协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黄金定盘价一直以来都能良好地为行业、投资者与消费者服务。然而,就像所有的基准一样,它需要不断升级以满足现时的监管标准与现代社会的需求。”

  7月7日,世界黄金协会召集诸多中央银行黄金冶炼商、黄金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公司、交易所与行业机构等代表举行圆桌会议,就如何对伦敦黄金定盘价进行改革展开讨论。“在会议上,参会者都认同黄金定盘价的透明度与监管是变革的主要领域。”上述负责人说。

  孙永刚指出:“黄金定盘价与白银定盘价改革的方向是一致的,都是向更加透明化、市场化的方向前进,具体的方案可能存在一定的差异。”

  世界黄金协会负责人进一步指出:“白银和黄金市场有着不同的特性,因此,为白银定盘价制定的解决方案或许能被复制到黄金,或许不能。必须意识到,白银市场不得不寻找一个替代方案,因为旧的定价机制将在8月15日终止。而对黄金并没有这样的截止期限,虽然也应当争取尽快改革黄金定盘价。”

  市场终究会作出最后的决策,世界黄金协会负责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新的黄金定盘价应该基于五大主旨精神:应当基于已执行的市场交易,而非报价提交;是一个可以成交的价格,不仅是参考价格;输入数据高度透明且被公布,并接受审计;以具有足够深度和流动性的市场作为计算基础,这个市场有大量的黄金交易;代表一个可交付的现货价格,因为许多用户都想要实现黄金实体交付。”

  2013年,随着金价下跌逾1/4,中国对实体黄金的需求暴增32%。中国也首次超越印度,成为全球最大的实体黄金消费国。

  在市场人士看来,最有机会的是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这两家银行都是伦敦金银市场协会的正式成员。

  2014年1月29日,工商银行签署了一份股份购买协议,通过该协议向标准银行伦敦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标银伦敦)收购标准银行已发行股份的60%。标银伦敦是标银集团在英国设立的一家中间持股公司,是目标银行的直接持股股东。工行在公告中明确表示,希望借助标准银行开拓具有较强收入增长潜力的新业务机会,满足工行和标银集团客户及中国客户对全球商品、外汇、利率、信用、股权交易和风险对冲的服务需求,成为工行全球战略需要的金融市场业务平台。

  上海一位大型商业银行业人士指出:“中国的商业银行的主营业务依然是传统的存贷款业务,贵金属乃至大宗商品等服务占整体业务比例较小,没有相关业务支撑,参与的动力就不会很高。”

  此外,并不是参与定盘价制度制定就能夺得话语权,当然中国金融机构参与进去,将会让全球市场更关注中国黄金需求和经济信息。

  蒋舒指出:“定盘价只是两个时点的价格,在定盘价时点外,伦敦金银市场也是有价格的,这个价格体系也已经有了电子化基础。真正的话语权要看中国市场上的经济数据、信息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全球黄金价格波动。”

  伦敦金银定盘价改革的同时,中国自己的黄金国际板也在筹备中,上海黄金交易所近日表示,上海自贸区黄金国际板的相关规则、交易办法已基本成熟,黄金国际板将于今年下半年正式启动。

  孙永刚指出:“由于黄金的特性,它足够的贵,贵到很多交易的成本都可以忽略,因此从本质上来讲,这种资产价格拥有全球一价的特性。2019福建厦门大学附属翔安医院急诊医学科招聘36人启事,市场更加认可哪个价格,接受哪个价格就至关重要。通常投资主体参与最多的市场,投资者结构最丰富的市场所形成的价格就是市场最认可的价格。因此在一个交易市场中,制度设置是否足够的合理,交易的成本是否足够的低,交易市场与现货贸易是否结合紧密,都将成为争夺定价权的关键。”